民族文化网-民族论坛-56民族论坛-民族社区

搜索
快捷导航
查看: 4133|回复: 0

锡伯族散文:我们的阿吉玛麽(二)

[复制链接]

4

主题

4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西卡布勒克 发表于 2012-9-9 16:02: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哎,说起来萨满应该算是个痛苦的职业,部落里的人都说萨满只要招回一个人的“灵魂”,自己家里就必须有个人要替代,这种说法似乎是真的,阿吉玛麽的两个儿子都是这么没的。以前的锡伯族人中几乎每个家族都有自己的萨满,如果家族中的萨满去世了,他必定会托梦给家族的某个符合条件的人继续他的使命,阿吉玛麽就是在某一个清晨醒来的时候变成萨满的,她跟我们说过,其实刚开始的时候,她是不愿意接受的,可神便折磨起了塔尔浑爷爷,爷爷一会稀奇的生病,一会又变的疯癫,阿吉玛麽实在不忍心自己的丈夫受到这种煎熬便在一个夜里接了使命,说起来也真是奇怪,只要接了的人,就在梦里把萨满该学的都学了,早上醒来,神歌怎么唱,仪式怎么弄什么都会了。母亲知道是自己无意的话碰到了阿吉玛麽心里的痛处,说到:大家的阿吉玛麽,您别难过了,族人们都是记得您和神的恩德哪,您和我啊都是苦命的人,这人活在这个世上不就是遭一轮的罪吗?您看我,这一代的还没遭够,下一代的又来了,要不,这两个中我顺手给您一个!母亲的话终于是阿吉玛麽破涕为笑了又打趣的说道:我看哪,你们家族中下一个萨满就是你!

葡萄架下,阿吉玛麽和母亲挑选着鸡蛋,二姐和三姐快要出月子了,母亲要选上好的蛋,待出月子那天要让姐姐把煮熟的两个蛋放到腋窝里再里三次外三次把人包起来,出一身透汗,月子也就过去了。我不知道这种出月子仪式是什么时候开始沿袭的,也不知道这种事情是否科学,只是听阿吉玛麽说老一代人都是这么做的。也许是神的特别关照过,也许是看我母亲一个带五个孩子很不易,阿吉玛麽对我们一家非常的好,当然,我们也是发自内心的爱着我们大家的阿吉玛麽,农忙的时候,我和小姐姐太小没人照看,母亲总是把我们送到几十米外的阿吉玛麽家,所以我和四姐的童年印记里有太多太多的关于阿吉玛麽的记忆,在我开始记事起,我就记得阿吉玛麽总是背着我,牵起小姐姐的手带我们去郊外采摘一种锡伯人非常爱吃的“鱼腥草”,有时候会碰到奶奶抱着叔叔的儿子,这种时候阿吉玛麽像是给母亲出气似的挖苦一下奶奶:听说你只下了一个蛋?碰到能言会道又是萨满的阿吉玛麽,奶奶也只有悻悻走掉的份了。所以从小我们五个孩子和奶奶总是有段距离,可跟本应叫伯母的阿吉玛麽很亲。看到我们活泼开朗,母亲也很放心把我们丢给阿吉玛麽,记得稍微大点,学会了跟母亲顶嘴,说不过母亲我们便都会说:我不是你生的孩子,我是阿吉玛麽家的孩子!说完便跑到阿吉玛麽家,怕回去母亲又生气,索性晚上就住在阿吉玛麽家,母亲是知道我们去处的,通常都是不找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Tutorials本版贴子更多>

  • 新帖
  • 热帖
  • 精华

Trading本版热门更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